小故事:永生花,有着旺盛的生命力,永不凋零

作者: 唯伟 分类: 新闻资讯 发布时间: 2015-01-03 19:58 阅读: 5,494

这是一个关于由永生花引起的小故事。

宁素去姑姑开的花店买花,包了一束康乃馨,要掏钱时被姑姑拦下:“素素你不要跟我客气!”宁素笑着把钱收好,正瞧见柜台上放着表妹嘉嘉的照片,是她八岁生日照,提着个小花篮。照片上用几朵小花贴着,恰好把花篮里的花遮住,看上去很有立体感,整张照片也显得鲜活。

小故事:永生花,有着旺盛的生命力,永不凋零

“这照片挺有意思,上面的花儿是不是得经常换?”

“不用,那是永生花,不会败的。”

宁素觉得好奇,伸手就要摸一摸,姑姑笑着把照片拿了过来:“素素,你不是说要赶时间?”宁素这才想起来还跟闺蜜有约,忙道了声再见跑远了,姑姑笑笑,把照片又放回了原位。

宁素和闺蜜一起吃了晚饭,回来时经过一家蛋糕店,想起来表妹嘉嘉最喜欢吃芝士蛋糕,这里离她家又挺近,索性买了一个,准备给嘉嘉送过去。说起来她许久没有见到过嘉嘉,姑姑说嘉嘉报了几个课外兴趣班,就是周末也没空歇,上次爷爷过生日,又说嘉嘉的学校组织春游,没法过来,让爷爷很不高兴。

到姑姑家已经是晚上九点,姑姑来开门时看到宁素很是诧异,并未将她请进屋,而是站在门口问她:“素素,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家?”

宁素举了举手里的芝士蛋糕:“嘉嘉爱吃的蛋糕,我买了给她送来。”

姑姑笑着把蛋糕接过:“你还真细心,不过嘉嘉已经睡着了,我明天再告诉她,你还是赶快回家。”

宁素朝屋子里探了探脑袋:“我好久没见嘉嘉了,进去瞧她一眼,行吗?”

姑姑一反常态,轻轻掩上了门,来到了楼道里:“嘉嘉这孩子你也知道,从小就脾气暴躁,不听话,今天她爸爸刚打了她,哭了大半天,好不容易被我哄睡着了,我怕她醒了又哭,所以今天就算了吧,改天你带她出去玩儿。”

姑姑说这话的时候,神色有些慌张,宁素觉得不对劲,可毕竟姑姑下了逐客令,她也不好多呆,只好回了家。

之后几天,情况依旧,无论宁素何时去找嘉嘉,姑姑总有各种理由,最近的一次,姑姑说嘉嘉学校组织了夏令营。

姑姑的花店进了不少新品种,花店前段时间做过了装修,专门辟出来了一个区域摆放永生花,用精致的盒子装着,像陈列的珠宝。永生花好在永不凋谢,永远保持它的美丽,所以很多男人买来送给心仪的女人,希望他们的爱情也像永生花一样永葆青春。

永生花陈列柜刚推出的时候,姑姑送了一束玫瑰给宁素,宁素就把它摆在自己的床头,每天起床一睁眼就瞧见它,觉得一天的心情都会很好。可也有些奇怪的事情发生,宁素自打将玫瑰带回家,晚上睡觉总会梦见表妹嘉嘉,梦见她缩在一个黑黢黢的角落里哭。嘉嘉自小就不算是个乖孩子,调皮捣蛋和男孩子有一拼,但凡她闯祸被打,总是哭得撕心裂肺,动静大得让邻居都看不下去,纷纷过来劝阻。可宁素在梦里看到的嘉嘉却极其安静,只默默的看着她哭,没有发出一点声音。水灵灵的大眼睛再没有了往日的生气,显得绝望而心伤。这种绝望和心伤,是只在成人眼中才能看见的。

一连几天,这个梦都准时出现,持续了一周后,梦里的嘉嘉开始说话了,她说:“救救我。”

宁素是很疼这个小表妹的,直觉认为她一定是出了事,所以跑去花店问姑姑,姑姑却笑嘻嘻说:“能出什么事,昨天还给我打了电话呢!”

姑姑一副轻松模样,招呼进来的几位客人,宁素站在柜台边,看着满脸笑容的姑姑,想到她最近的反常,觉得她一定是有事瞒着自己。

柜台上很是零乱,堆满了剪下的花叶,宁素一眼就瞧见下面的钥匙,里面就有姑姑家的房门钥匙。宁素看了一眼姑姑,飞快的把钥匙放进兜里,跟姑姑招呼了一声,走了。

姑姑家宁素来过很多次,可从没有哪一次像现在这般惊慌过。她总觉得自己是在逃的凶手,后面有警察追踪,倘若被姑姑发现了,她一定会被骂个狗血淋头。

姑姑家的布置也有了些变化,虽然一如既往整洁,可是房间里却多了许多永生花,那数量简直让宁素咋舌。墙壁上,天花板上都被一朵朵永生花覆盖,像走进了个大花园,看得宁素眼花缭乱。永生花的香气充盈了整个屋子,太过馥郁,让她有些想吐。

如果不是她在做梦,那么一定是姑姑和姑父神经了,宁素此时可以断定,姑姑家一定是出了事情。她环顾了屋子一周,当先推开了嘉嘉房间的门。

嘉嘉的房间亦是被永生花覆盖着,宁素依稀能辨得出房间原先的模样,可是总觉得有些不对,这种感觉在她看到了窗户对面的墙壁时忽然清晰起来,那里原先是摆着一个大衣柜的,此时大衣柜却不见了。宁素走上前去摸了摸墙壁,这才发现不是大衣柜不见了,而是大衣柜整个都被永生花覆盖了起来,和墙壁融为了一体,所以就如同消失了一般。

费劲了心思把这个大衣柜藏起来,里面一定有猫腻。宁素摸索着找到门把手,想也没想就把它打开了。

她看见了她梦中见到过的景象。

小表妹嘉嘉正端端正正的坐在柜子里,身上覆满了永生花,如一个精致的娃娃。她的脸上没有一丝笑容,空洞的大眼睛里满是绝望和恐惧,宁素叫她的名字,却没有回应。

宁素不知道嘉嘉这是怎么了,忙把她从衣柜里抱出来,可是当她的身体被抱起的那一刻,宁素震惊了,嘉嘉的身体轻得如同一个塑料娃娃。

宁素胆战心惊的将手放在嘉嘉的鼻下,没有呼吸。

宁素吓得跌坐在地上,却仍带着一丝希望去触摸嘉嘉的脉搏,嘉嘉身上每一寸皮肤都覆盖着永生花,很是碍事,宁素一把将它们扯下,嘉嘉的身体这才袒露出来,没有了花香的遮掩,浓重的药水味扑面而来。

嘉嘉的身体硬邦邦如一块木头,没有心跳,没有脉搏,没有生命力。哦,不,也不是没有生命力,嘉嘉这个早已死亡的身体上正不断地长出新的花朵来,待它们成熟采摘,又是一朵不会凋零的永生花。

宁素忍不住哭了起来,嘉嘉这是怎么了?

她第一反应是报警,哆哆嗦嗦拿出手机,却被另一双手很快打掉。回头,是满脸怒气的姑姑和姑父,双眼通红,像要杀人。

“你怎么敢来我们家?你怎么和嘉嘉一样不听话?”姑父质问她。

“嘉嘉死了!嘉嘉死了!”吓坏了的宁素只知道不停重复这句话。

姑姑上前来抢过嘉嘉的身体,反驳她:“不!嘉嘉没死!她一直活着,你看这些永生花就是证据!”

“你们究竟对嘉嘉做了什么?”

“没什么!我们只不过是让她听话些!”一向温和的姑姑此时的脸孔已近扭曲:“她太不乖了,总闯祸,害我和她爸担心。那次她爸打她,她竟然说要离开这个家!她才八岁啊!现在就这个样子,长大了可怎么得了?我不能让她离开我们,我们的女儿应该是乖巧的,懂事的,我得让她变成我们喜欢的样子。可是她总会长大,总会离开我们,到那一天,我们该怎么办呢?还不如就让她永远都是八岁的模样,永远这么小,永远都不离开。”

“所以你们杀了她?”

“不,我们没有杀她,我们不过是给她喝了杯果汁,有催眠作用,还能冻结她全身所有的细胞,她将停止生长,永远乖巧听话。”姑姑说这话时,两眼放出光芒来,热情似火:“我们熬制出来特殊的药水,涂抹她的全身,她不会腐烂,也不会生虫,永远干净。她的身体是最好的土壤,能生长出永生花,和她一样永不凋谢,这样多好!”

“疯了,你们都疯了!”宁素觉得他们很是恶心,像两个怪物,迫不及待要逃离,却被姑父拉住:“素素,你最疼嘉嘉,不如来和她做个伴儿!”

他笑着拿出一个瓶子,里面是绿色的液体,发出恶臭的味道。宁素拼命挣扎,可下巴却依然被姑父扼住,要将液体倒入她口中。

“爸爸,妈妈……”就在这时,传来了嘉嘉的呼唤。

姑姑和姑父怔住,看向四周,到处都是嘉嘉的脸,房间里每一朵永生花里都是嘉嘉的脸,甜美可爱,乖巧懂事,是姑姑和姑父最喜欢的模样。

姑姑和姑父异常欣喜,墙壁上的永生花却突兀的砸了下来,好似长了眼睛,全都砸在了他们身上,整整一屋子的永生花将他们埋葬,躺在地上已变成了标本的嘉嘉忽然转过头来:“快跑!”

宁素扭头就跑,一口气跑回了家,这才想起来报警,才下班回家的妈妈却拿着电话慌张道:“不好了,你姑姑家着火了!”

这一场火很大,埋葬了整个屋子,附近的邻居都说在火中闻到了香气,像是花香一样。他们听闻这对夫妻是开花店的,都摇头叹息:“可惜了,多好的人啊!”

没人知道事实,人眼看见的只是表象。

那天晚上,宁素又做了一个梦,梦里是嘉嘉来跟她告别,仍向往常一般活泼天真,也爱笑:“素素姐姐,那些永生花会说话,它们说生命是最神圣的,就算用莫大的爱的借口也不能去亵渎,所以它们帮了我。素素姐姐,我会陪着你的,就在那朵花里。”

她指了指床头的玫瑰花,笑着离开。

宁素醒来时,满脸泪痕,清晨的阳光照进来,让床头的玫瑰异常鲜美。它是永生花,有着旺盛的生命力,永不凋零。

中国永生花网微信关注二维码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