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故事
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创业故事 > 继兰花卉董事长郑继兰谈保鲜花的创业故事

继兰花卉董事长郑继兰谈保鲜花的创业故事

时间:2015-01-20 19:41来源: 中国永生花网 作者: 阅读:6462 评论:0条

“大理有两个小姑娘,大学毕业后找到我,说要在网上卖我们的保鲜花,我就答应她们,给一级批发商的价格,帮助他们创业。结果,一年下来,他们在淘宝店的销售额有30多万元。”继兰花卉董事长郑继兰说。

“保鲜花今年的总体销量并不好,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品质方面的问题,我们这边销售的保鲜花投诉率高达20%,已经影响到公司的信誉,以至于我们都在考虑是不是要把它们下架了。”

两个看似矛盾的声音背后,是云南保鲜花在推广过程无法回避的尴尬:销量在持续增加,但繁荣的背后,问题依然客观地存在。

继兰花卉董事长郑继兰谈保鲜花的创业故事

保鲜花2014卖疯掉了

“保鲜花在2014可以说是卖疯掉了,今年受大环境影响整体行情虽然不如去年,但一年下来,销售额也在500万元以上。”交谈中,看得出500万元这一数字有些保守,不过,代付江却直言,经过两年多的发展,保鲜花已经占据了他公司总体销售额的一半左右。

在斗南花卉市场,提及昆明祥郡花卉有限公司(下称“祥郡花卉”),很多人并不陌生,并且第一反应是,这是一家以经营干花为主的企业。

事实也的确如此,对于祥郡花卉总经理代付江而言,1999年的昆明世界园艺博览会给了他发展干花的良好机遇。在那之后的10多年,他经营的干花生意一直都保持着不错的增长势头。

时间到了2012年前后,随着越来越多的人因为看好干花的商机而加入到这个行业,他发现原本顺风顺水的生意越来越难做了。与之相对的是,新兴的保鲜花却在市场卖得风生水起。经过慎重考虑,他决定尝试一下这个完全陌生的领域。

“其实,最早了解到保鲜花是在2010年之前。一个偶然的机会,我在浙江义乌的花市上看到,经过特殊工艺处理过的保鲜花一枝可以卖到10多元甚至20元以上。”代付江告诉记者,虽然当时就惊讶于保鲜花昂贵的价格,但苦于没有技术,只能选择暂时放弃。

经过多次尝试,代付江最终掌握了保鲜花加工过程中“漂白—上色—烘干”的全部流程,并很快尝到了甜头:一般的玫瑰保鲜花每枝可以卖到10多元,花型大点的可以卖到30—40元/枝,七彩玫瑰每枝的批发价甚至可以达到80元。

对鲜切花的品质要求以及复杂的加工过程赋予了保鲜花如此高的价格。代付江告诉记者,保鲜花的制作,需要从基地上选择品质好的鲜切花,且采摘后半个小时内就要进行加工,整个过程一般需要7天左右。不仅周期长,在加工过程中损耗也大,约一半左右的鲜切花将以失败告终。

“保鲜花在2013可以说是卖疯掉了,今年受大环境影响整体行情虽然不如去年,但一年下来,销售额也在500万元以上。”交谈中,看得出500万元这一数字有些保守,不过,代付江却直言,经过两年多的发展,保鲜花已经占据了他公司总体销售额的一半左右。

五六家企业撑着亿元市场

目前,全省玫瑰保鲜花年产量逾1000万枝、绣球保鲜花产量1.5吨,总销售额1亿元以上。虽然保鲜花产品附加值高,众多企业也曾参与其中,但目前还在坚持的企业不过只有五六家,称得上品牌的更是少之又少。“云南保鲜花生产从技术引进到成品生产上市已近10年,期间有很多鲜切花龙头企业、科研机构,甚至个体户都曾参与研发与生产潮流,但多数已被淘汰出局。”

掘金于保鲜花市场的当然不止祥郡花卉一家。早在2007年就从国外引进了保鲜花生产技术和专用设备的昆明郑继兰花卉有限公司(下称“继兰花卉”),经过多年的努力,目前,年产各类保鲜花近千万枝,并出口到俄罗斯、日本、新加坡等多个国家和地区,一年的销售额达到7000万元。

“大理有两个小姑娘,大学毕业后找到我,说要在网上卖我们的保鲜花,我就答应她们,给一级批发商的价格,帮助他们创业。结果,一年下来,她们在淘宝店的销售额有30多万元。”继兰花卉董事长郑继兰说,以前,很多人对保鲜花不够了解,今后,这一市场只会越来越大。

正如郑继兰所言,云南保鲜花市场的规模的确在逐年壮大。省花卉产业联合会副秘书长陆继亮告诉记者,云南产保鲜花品种以玫瑰、绣球以及草叶类为主,大花蕙兰、山茶花等特色保鲜花正处于开发阶段。目前,全省玫瑰保鲜花年产量逾1000万枝、绣球保鲜花产量1.5吨,总销售额1亿元以上。

“单枝保鲜花平均售价为5—10元,每公斤绣球保鲜花售价在1500—2000元之间,是同数量鲜切花的10—16倍。”陆继亮说,发展保鲜花对于提升鲜切花附加值,解决淡季鲜切花量多价低问题及丰富云花品种类别等都具有重要意义。

不过,陆继亮也坦言,虽然保鲜花产品附加值高,众多企业也曾参与其中,但目前还在坚持的企业不过只有五六家,称得上品牌的更是少之又少。“云南保鲜花生产从技术引进到成品生产上市已近10年,期间有很多鲜切花龙头企业、科研机构,甚至个体户都曾参与研发与生产潮流,但多数已被淘汰出局。”

究其原因,陆继亮指出,品种单一、设备技术不成熟成为主要制约因素。以玫瑰为例,由于品质的差距,同一规格的玫瑰保鲜花,日本等国家生产的可以卖到20元/枝,而云南的却只能卖到12元左右;同样由于技术的原因,能够用来加工制作保鲜花的玫瑰品种不过只有三四种。

加工技术成企业“秘方”

“保鲜花的加工一般都是固定的、值得信任的几个人在做,最关键的溶液调配都是自己亲自动手。”一位保鲜花生产企业负责人并不回避这样的事实。他告诉记者,之所以这样做,还是担心员工掌握了核心的东西后选择跳槽。

陆继亮所说的品质差距已经在影响终端市场。祥郡花卉总经理代付江指出,受大环境影响,2013年“卖疯了”的保鲜花,销量在2014年已经开始出现下滑,且这一下滑幅度达到了40%—50%。

和代付江把销量下滑归结于“大环境影响”不同,昆明花卉行业商会执行会长、昆明红日花卉种植有限公司总经理谢耀荣则认为,保鲜花的品质问题已经在影响终端市场的销售。

“保鲜花今年的总体销量并不好,主要原因还是因为品质方面的问题,我们这边销售的保鲜花投诉率高达20%,已经影响到公司的信誉,以至于我们都在考虑是不是要把它们下架了。”谢耀荣说,去年冬天的天气因素导致鲜切花整体减产,客观上为保鲜花销售带来了契机,但由于今年客户的投诉率居高不下,公司在保鲜花销售方面的热情已大不如从前。

红日花卉销售的保鲜花并不是自己生产,而是来自包括继兰花卉在内的云南生产保鲜花比较知名的企业。在红日花卉公司,记者看到,被客户退回来的保鲜花多存在褪色、变形等问题,而这也是谢耀荣在保鲜花方面“不想推”的原因所在。

品质问题和技术不成熟大有关系。陆继亮说,云南的保鲜花生产技术多是自己摸索,即便从国外引进,也得不到先进的生产技术。不仅如此,记者走访中也了解到,云南仅有的几家生产保鲜花的企业也把自家的技术“捂”得很深。

“保鲜花的加工一般都是固定的、值得信任的几个人在做,最关键的溶液调配都是自己亲自动手。”一位保鲜花生产企业负责人并不回避这样的事实。他告诉记者,之所以这样做,还是担心员工掌握了核心的东西后选择跳槽。

继兰花卉董事长郑继兰也坦言,最核心的“秘方”只有她以及她儿子掌握,其他人并不知晓。不过,她并不否认现在保鲜花市场参差不齐的现状,“很多人简直在乱搞,拿着我们的包装,装着质量不好的保鲜花,我们也很无奈。”

“乱搞”的背后,也凸显相关部门的监管不力。此外,记者也从省花卉产业办公室了解到,当前,云南并没有制定保鲜花方面的行业标准,企业目前只能“摸着石头过河”。

郑继兰:云南花卉界的“老干妈”

老干妈对于国人而言称得上是一个传奇。创始人陶华碧,一个没有上过学的人,甚至连自己的名字都不会写,却在1989年自己白手起家,历经多年,终将老干妈做成全国的知名品牌。

继兰花卉董事长郑继兰谈保鲜花的创业故事

在云南花卉界,也有这样一位“老干妈”:当大家还在种蔬菜的时候,她开始了种花;大多数人因为鲜花卖不出去选择放弃的时候,她走出云南到省外卖花;当大家还在庆幸鲜花赶上了好时候的时候,她却将重心转向了保鲜花。她同样没有上过学,只会写自己名字:郑继兰。

多年的坚持,换来的是远近闻名的昆明郑继兰花卉有限公司,如今,“继兰花卉”已飘洋过海远销俄罗斯、日本、韩国、新加坡等多个国家和地区。

从种菜到种花,换来的是丈夫的打骂

1957年,郑继兰出生在自卫村一个普通的家庭,父母都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因为母亲身体常年不好,家里并不富裕,郑继兰也因此没有读书,13岁便开始挣工分帮家里分担困难。此后,便和村里其他姑娘一样,嫁人、生子、种地,过着普普通通的生活。

这样平淡的生活到了1995年,那一年蔬菜价格跌得非常厉害,原本几毛钱一斤的圆白菜跌到几分钱都没有人来收,很多菜都烂在了地里。正在发愁的时候,一天,郑继兰的一个朋友来家里串门,闲聊时说起在赶集的时候看到有人卖花,价格比蔬菜高出四五倍。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平时就喜欢鲜花的郑继兰打起了种花的主意。

于是,她便在4亩多地里开辟了几分地,种上了康乃馨。然而当时周边的村子世世代代都没有种花的先例,村民们既不知道怎么种花,也不知道花种出来有什么用,郑继兰种花的消息瞬间在村里炸开了锅,村民们议论纷纷。

“当时很多人都不理解,大家都在种粮食,种蔬菜,都在质疑鲜花这种吃不成的东西,种了有什么用?”最让郑继兰感到难过的是丈夫的埋怨,后来花种出来卖不出去,换来的却是丈夫的拳打脚踢。而这也成了最终导致夫妻离异,郑继兰独自抚养儿子的导火索。

对于郑继兰而言,村民的不理解、丈夫的打骂是最大的侮辱,这样的事情即便现在回忆起来依旧痛苦。

省外卖花赚了钱,却险些被打劫

花种出来了,怎么卖出去却犯了愁。1995年的昆明,还没有固定的鲜花交易市场,郑继兰只能用背篓背着辛辛苦苦种出来的花,拿到饭店或者电影院一带兜售。

“那个时候,多数家庭还没有买花的意识,20枝一把的康乃馨虽然只卖2毛钱,买的人却很少。”花卖不出去,只能一批一批烂在地里,无奈之下,郑继兰就用箱子挑到玉溪去卖。这是她第一次出远门,结果一个晚上下来却一无所获,身上的钱加起来也只够买一张回去的车票。就在进退两难之间,郑继兰听街上人说道,第二天周边有个庙会,这对于卖花而言应该是个机会。

没曾想到的是,她的庙会之行却遭遇了一场火灾,带去的1000枝康乃馨全部葬送在火海中。不过,这场火并没有烧怕郑继兰,后来听说尚义街有卖花的,她就骑着自行车去卖,好景不长,一些眼红她生意的菜农把她赶了出去。只是这些菜农没有想到的是,不久后,尚义街成了昆明最早的花卉市场。

几经反复,郑继兰种花的第一年终于在失败中收场。绝望之际,在南宁打工的弟弟打来电话告诉她,当地的鲜花卖得好,价格也高。几番权衡,郑继兰终于下定决心作最后的尝试。“这也是最后赌一把了,如果还不行的话就彻底放弃,回家种菜好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郑继兰领着侄儿,带着只够买两张车票的340块钱和两盒方便面,拖着整整8箱4000多枝鲜花,踏上了去南宁的道路。让她没想到的是,到了南宁火车站,打弟弟的传呼却始终没有回应,万般无奈之下,她让侄儿守着花,自己抱着一部分花去附近的花店问,没曾想到原本2毛钱一把的康乃馨在这里可以卖到5元、10元,不到两天的时间即被抢购一空。

看到生意好做,之后她又多次去了南宁及省外其他地方,最后一次赚了6000块钱,却被一伙人盯了稍。“当时只舍得住小旅店,要不是那天睡得晚估计就被打劫了,后来发觉后就不敢睡觉了,在老板屋里一直坐到看天亮,从那以后再也不敢到省外卖花了。”回忆起那天的情景,郑继兰至今依然心有余悸,以至于现在她仍然不敢一个人住酒店,非得有个伴陪着才行。

鲜花红火的时候,转型做了保鲜花

好在这个时候,斗南花卉市场已经逐步形成,不敢去省外卖花的郑继兰在家门口做起了生意。2002年底,昆明国际花卉拍卖中心成立,她率先把500把鲜花送入拍卖中心拍卖。结果证明,此次尝试给她带来了更大的发展机遇,“继兰花卉”依托拍卖中心全新的交易模式和销售平台,产品快速进入日本、荷兰和香港等国际市场。

正当她生意红火的时候,2004年的一场洪水,让她的100多亩鲜花无一幸免,损失超过40万元,多年的心血付诸东流。痛苦之后,从头再来的郑继兰在2006年成立了以她名字命名的昆明郑继兰花卉有限公司,“继兰花卉”也由此成为斗南市场上的一张名片。

一个偶然的机会,郑继兰从日本客户那了解到了保鲜花的神奇。当时国内的保鲜花还是一片空白,蕴含着巨大的商机。郑继兰经过多次国内外考察后,在2007年引进了生产保鲜花的技术和专用设备批量生产保鲜花产品。高回报意味着高风险和高投入,她虽然对品种的选择、花材的培植等事无巨细,可第一年还是血本无归,损失了100多万元,几年的积蓄再次打了水漂。

历经多次挫折的郑继兰再次选择了坚持,并最终掌握了生产保鲜花“秘方”。如今的继兰花卉,每年生产的鲜花和加工的整枝保鲜玫瑰、保鲜玫瑰花束、阳光变色保鲜花等保鲜花产品远销俄罗斯、日本、韩国、新加坡等多个国家和地区,一年的销售额可以达到7000万元。

经历了大起大落的郑继兰,现在的生活也并不平淡。除了保鲜花,郑继兰也看好旅游项目的发展前景,现已在罗平、丽江等地建设了保鲜花原料生产基地,并将依托其发展旅游项目。谈及今后的打算,郑继兰说,她希望可以在丽江建一座养老院和一所希望小学,让更多的人从花卉中受益。

保鲜花也叫永生花、生态花,国外又叫“永不凋谢的鲜花”。1991年,保鲜花技术诞生于法国,即通过交换使有机保存液取代植物水分的一种特殊加工技术。新技术可以让鲜花的组织、水分完全保持下来,不需要浇水,就能让鲜花在自然形态下保存3—5年,而经过染色处理后,鲜花的颜色可以达到百种。

保鲜花产品自在法国国出现后,就一直受到西方国家白领阶层和上流消费者们的追捧,日本市场上保鲜花非常畅销,每年至少需求1亿朵以上,且价格不菲,用两朵保鲜玫瑰、少量草花和丝袋制作成的花艺作品,在日本市场每件售价约200元到4000人民币。

2008年以前,日本花卉企业进口的保鲜花原料大都从哥伦比亚等国进口,有的还在越南建立原料供应地。但因越南产的玫瑰鲜切花,花瓣数少,花型不好,且无生产单头玫瑰的优势,而哥伦比亚等国又因受运输等客观因素的限制,所以日本客商逐渐把进口深加工玫瑰切花产品的眼光投向中国云南,云南的保鲜花生产也就此开始。

“保鲜”市场大有可为

从一片空白到亿元规模,云南保鲜花发展近10年时间。对于一个新兴事物而言,10年不算长,也不算短。

10年时间,众多鲜切花龙头企业、科研机构,甚至个体户都曾参与保鲜花的研发与生产,但大浪淘沙之下,多数已被淘汰出局,留下来的不过五六家,屈指可数。

不过,保鲜花的市场规模却在不断扩大。资料显示,保鲜花在国际市场上需求巨大,国际市场每年以15%的速度递增,其中日本保鲜花需求量每年约在1300亿元左右。

国际市场如此,国内市场需求增长同样明显。正如谢耀荣所言,虽然保鲜花的销量在实体花店及花卉批发市场中所占比例不高,但在淘宝网上却大有和鲜切花分庭抗礼之势。

一片红火的背后,却无法掩盖谢耀荣的“不想推”以及让郑继兰颇感无奈的“乱搞”的真实存在。与此同时,在云南保鲜花蓬勃发展的当下,来自厄瓜多尔的保鲜花,凭借花多大、质地柔软、色泽自然、包装美观等优点,深受国内高端消费市场青睐,进口量也逐渐增加。

“内忧外患”之下,我们没有看到彼此之间的团结协作,看到只是保鲜花企业紧紧捂着自己不算成熟的技术;没有看到相关部门的主动介入和监管,看到的却是居高不小的投诉率以及行业标准的缺失。

坐拥花卉资源的云南,提高鲜切花的附加值已经成为老生常谈的话题,而保鲜花无疑是一个很好的发展方向。利好之下,如何让保鲜花市场继续“保鲜”应成为各方共同思考的问题。未来,云南的保鲜花市场应该远不止1亿元这样的规模。

(责任编辑:永生花 - 中国)

(本文标签: , , )

中国永生花网微信关注
------分隔线----------------------------
相关文章

评论:

微信关注
中国永生花网微信订阅号“永生花一生一世”
站长推荐
永生花批发商推荐
赞助商家